11 12
发新话题
打印

關漢卿

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个人文集中

關漢卿

關漢卿

廣東潮劇院三團1963年錄音

編劇:魏啟光
作曲:黃秋葵

關漢卿:吳介孝
珠簾秀:李秀芸
賽簾秀:
關 忠:
楊顯之:
王和卿:
香 桂:
葉和甫:
獄 吏:
解 差:
周福祥:

1.敘冤(原劇第二場)

珠簾秀:(唱)隸籍行院幾經秋,消磨盡多少風流。
       剩一縷冰心,飲萬恨千愁!
       待將心事對誰說,悠悠唱新詞,拋雲袖。
       莫道歌台舞榭煙花黛,且看照妖鏡裏羞群醜。
       漫誇俠妓風月救風塵,現身說法須是我珠簾秀。
香 桂:(白)姑娘請茶。
珠簾秀:(白)香桂,今天端茶,為何雙杯雙盞?
香 桂:(白)是我憑欄望見關大爺,他上樓來了。
關漢卿:(白)啞嚇!
珠簾秀:(白)啊,關大爺請坐!請茶!
關漢卿:(白)四姐,你怎知我要來?竟先備茶以待?
珠簾秀:(白)适才心血來潮,屈指一算。
關漢卿:(白)無稽之談,我卻不信。
珠簾秀:(白)不信?為何你寫的劇本又常說道:
       “湛湛青天不可欺,未曾舉意已先知”呢?
關漢卿:(白)這不過是劇中人所說,若是真個神鬼有知,
       那朱小蘭就該向贓官討還命債。
       唉!可惱,真真可惱!
珠簾秀:(白)咦呀!關大爺,生誰的氣呀?
關漢卿:(白)你豈知朱小蘭一案,內中有屈?
珠簾秀:(白)這冤案哪個不知,怎奈……
關漢卿:(白)怎奈什麼?難道四姐你不生氣麼?
珠簾秀:(白)我已氣夠了,心也麻木了,
       只有你依然是遇事不平,便怒火千丈。
關漢卿:(白)這樣說來,竟是我欠修養,徒增憤慨了!
珠簾秀:(白)唉!
    (唱)非是你,非是你欠修養,徒增憤慨,
       可敬的是你那赤子之心常在。
       於今這世道沉淪,多少人受苦不敢半聲哀。
       關大爺,你滿腹才華有學問,雖受委屈,終有一日吐氣揚眉。
       強似我等,坑落行院當歌妓,含辛茹苦慘難捱!
       只落得,求生不能死不得,還不如那朱小蘭吃下一刀快。
關漢卿:(白)哎呀,四姐……
    (唱)於今是天地烏雲蓋,人間沉苦海。
       我與恁等皆奴隸,讀書人哪能吐氣揚眉?
       眼看豺狼到處食人,卻束手無策熱淚空灑。
       我曾寫過包侍制三勘蝴蝶夢,寫王石華遇青天得救出來。
    (白)賽簾秀,你當時不是扮演王石華的母親麼?
賽簾秀:(白)記得!
    (唱)黑漫漫填滿了這沉冤海,昏騰騰打出了迷魂寨。
關漢卿:(白)不錯,正是這兩句。唉!
    (唱)我是多麼盼望那包拯再世,盼望那青天來填平這冤海。
       從前我只道是世道不公正,終難逃那鬼神無私。
       誰知這天地亦欺軟怕硬,怎得把利斧將天眼劈開。
       莫内心有餘而力不足,剩一枝頹筆恨無涯!
珠簾秀:(唱)憑你那生花妙筆,寫雜劇把奸邪貶,
       你何不把李驢兒與忽辛編成劇本,替屈死的女子把冤伸。
       天地鬼神不公正,你就罵天罵地罵鬼神。
賽簾秀:(唱)上罵那,那魯齋郎與楊衙內,把忽辛那班人的鬼臉勾出來。
       教看戲的人與俺同憤慨,讓憤火燒殺那無恥的惡狼豺!
關漢卿:(白)對!
    (唱)我一定把朱小蘭這個冤案編成雜劇,
       我一定把那班濫官汙吏的嘴臉勾出來。
       把他們擺在光天化日之下來示眾,
       為普天下含冤負屈的女子填平冤海。
       讓天地鬼神知道俺百姓心中自有公道,
       讓萬惡的狗官逃不出俺的照妖台!
珠簾秀:(白)好呀!關大爺,你快些寫吧。
關漢卿:(白)好!一枝頹筆,敢與孫吳兵鬥,
       滿腔熱血,欲添怒火高燒。
       好,我就寫!只是恐怕……
珠簾秀:(白)怕甚麼?
關漢卿:(白)怕戲寫出來,卻沒人敢演。
珠簾秀:(白)難道我演不得麼?
關漢卿:(白)這個……
珠簾秀:(白)只要你敢寫,我就敢演。
關漢卿:(白)我敢寫你就敢演?
珠簾秀:(白)是。關大爺,你放心。
       為了普天下負屈的女子,我一定演好這個戲。
關漢卿:(白)好,你敢演我一定寫!
賽簾秀:(白)好呀,關大爺,這個新戲甚乜名呢?
關漢卿:(白)正名就叫《感天動地竇娥冤》。
賽簾秀:(白)太好了!關大爺,你把朱小蘭的冤情寫成戲,
       不但替死者鳴冤,也代阮這受災受難的女子出一口氣。
關漢卿:(白)好,我就寫!時候不早,告辭了。
珠、賽:(白)請!

TOP

2.寫戲(原劇第四場)

關漢卿:(念)這都是官吏們無心正法,使百姓有口難言。
關 忠:(白)大爺,請勿怪我囉嗦,你這幾天總是通宵不睡,
       若把身體熬壞,叫老奴如何擔待?
關漢卿:(白)哈哈哈!
    (唱)我何曾埋怨你囉嗦,但願你夜裏早睡醉南柯。
       休打擾,莫相阻,需知我若不寫成這竇娥冤啊,
       心願未酬難睡也難坐。
關 忠:(白)大爺日夜操心耗神我擔憂,勸你把熬夜的勾當從此丟。
關漢卿:(白)哈哈哈!
    (唱)我便是折了手來歪了頭,也要往那行院勾欄走。
       除非是閻王親召喚,神鬼自來勾,
       三魂歸地府,七魄喪陰曹。
       那期間才撒手,把這寫雜劇的筆兒拋。
       但求老院哥你幫幫忙,只管你烹茶,把門戶,勤打掃。
       今後我若填詞寫劇本,你自去打睡勿牢騷。
關 忠:(白)好啊!
    (唱)今後你熬夜我勿管,未知這食點心豈會添麻煩?
關漢卿:(白)此話何意?
關 忠:(唱)只怕我端來了點心,把大爺你文思來打亂。
關漢卿:(白)哈哈哈,好,算了算了,你就去取點心來吧。
關 忠:(白)好好好,我知我知。
關漢卿:(念)有日月朝暮懸,有山河今古鑒。
       卻不把清濁分辨,可知道錯看了盜蹠顏淵。
       有德的受貧窮更命短,造惡的享富貴又壽延。
       天哪你做得個怕硬欺軟,不想天地也順水推船。
       地哪不分好歹難為地,天啊你錯堪賢愚枉做天。
       唉,只落得雨淚漣漣。
關 忠:(白)稟大爺,葉先生來了。
關漢卿:(白)啊,和甫兄,失迎失迎。
葉和甫:(白)哪里哪里,小弟來得莽撞,擾亂閣下文思,勿怪勿怪。
       剛才所念的,豈是閣下新作的竇娥冤?
關漢卿:(白)正是。
葉和甫:(白)嗯?聽說你對朱小蘭一案,很抱不平?
關漢卿:(白)是呀,凡有良心者,皆為她抱不平,又豈獨我一人而已。
葉和甫:(白)怪不得這竇娥冤火氣千丈。
       不過,照小弟看來,卻是千萬惹不得。
關漢卿:(白)此話何說?
葉和甫:(白)哎呀,你呀!
    (唱)是朋友家無妨說你知,十足聰明需學三分呆。
       你咒天罵地未打緊,得罪權勢招禍災。
       那李驢兒雖然不足輕重,可是那忽辛為人多厲害。
       儘管他家貪贓枉法,誰敢道他半聲壞與歹?
       你休道那天地也欺軟怕硬,
       其實俺對人對事需看硬軟再把口開。
       阿哈巴一家好比大岩石,你以卵擊石太不該。
       我勸你,事不關己休招惹,忍氣留財多自在。
關漢卿:(白)你休要胡說八道,我這戲與阿哈馬何干?
葉和甫:(白)你分明有意指桑駡槐,藉此洩憤來罵忽辛大人,
       若是有人去告發,只恐怕你這寫戲的要把命喪。
關漢卿:(白)哎,好歹我自當受,何勞足下擔憂!
葉和甫:(白)哎呀,老兄,話還需呾去呾返來哪。
    (念)我輩文人撰詞曲,無非是供人娛樂共陶情。
       其實阿哈馬老大人,對你的戲也十分賞識。
       前日特命人來找我,欲調簾秀到公館去唱望江亭。
       喂,老兄呀,只要財神爺著了迷,就足夠你吃喝一世。
       連我這朋友家,也可沾光受福庇。
關漢卿:(白)呀呸!
    (唱)我為愛戲才寫戲,非為吃喝沽名利。
       關某是個響噹噹的鐵漢,不是那錢孔裏的行屍。
       試問那寫戲的有誰發了財,想發財的哪個認真寫戲?
       平生恥附豪權,利祿與我無緣。
       你走你的青雲路,我寫我的竇娥冤。
       人各有志道不同,生死禍福與你無關。
葉和甫:(白)哇哇哇!好心當歹意,豈有此理!
關漢卿:(白)關忠,送客!
關 忠:(白)是,送葉先生。
葉和甫:(白)哇!可惱,回吧!
關 忠:(白)啊,稟大爺,朱四姐來了。
珠簾秀:(白)大爺,為何如此生氣?
關漢卿:(白)為了竇娥冤之事,葉和甫胡言瞎說,教我怎不生氣!
       簾秀,我全部寫好了,前兩折你看過了麼?
珠簾秀:(白)豈止看過,我都已背熟了。
       第二折那梁州一曲,連家中婢女都會唱了。你聽……
    (唱)哪一個似卓氏般當壚滌器,哪一個似孟光般舉案齊眉。
       可歎有些婆娘們,舊恩忘卻,新愛偏宜。
       墳頭上土脈猶濕,架兒上又換新衣。
       那裏有邊廷上哭倒長城?那裏有浣紗處甘投大水?
       那裏有上青山便化頑石?
       可悲可恥,無人意,多淫奔,少志氣。
       虧煞了,虧煞了前人在那裏,便休說百步相隨。
    (白)這一段寫得真好!
關漢卿:(白)寫得好,也要仗你唱得好。
       簾秀,王和卿已替人租到玉仙樓,
       只是時間緊迫,三天后便是演期,你能趕得出麼?
珠簾秀:(白)為了普天下受屈的女子,
       我一定趕好這出戲,如期上演。
關漢卿:(白)簾秀……
珠簾秀:(白)漢卿……
關、珠:(白)哈哈哈……

TOP

3.雙飛蝶(原劇第七場)

獄 吏:(白)咍!提關漢卿。
關漢卿:(念)日月照肝膽,霜雪添鬚眉。
獄 吏:(白)關漢卿,自從珠簾秀在玉仙樓演你所寫的竇娥冤,
       觸怒阿合馬大人,賽簾秀被挖去眼珠,
       你致下獄於今月餘,這些日子,實在難受啊。
關漢卿:(白)依然一身硬骨,撐此七屍長軀。
獄 吏:(白)漢卿,你真是威武不屈,富貴不移,令人欽佩。
       只是如今阿哈馬被王著暗殺,案情越扯越大,
       看來你該準備後事了。
       唉,可惜我官微職小,無力相助,你有什麼吩咐,當代轉達。
關漢卿:(白)多謝獄官仗義,不知可否讓我與珠簾秀一敘?
獄 吏:(白)這個?好吧。
       來,提珠簾秀。
珠簾秀:(白)關大爺!
關漢卿:(白)朱四姐!
珠簾秀:(白)總算與君又見一面。
關漢卿:(白)恐怕也只此一面了。
珠簾秀:(白)啊?
關漢卿:(白)剛才獄官來報,你我刑期已近了。
珠簾秀:(白)刑……刑期已近?
關漢卿:(白)唉,四姐。
    (唱)你為我,為我一曲竇娥冤,累你同遭,同遭冤獄把命喪。
       漢卿一死酬夙志,你無辜受累,我于心何安。
珠簾秀:(白)啊!
    (唱)關大爺你何出此言,有道是得一知己死無憾。
       珠簾秀是個行院歌妓,何幸得與君從容赴難。
       我死何足惜,痛的是君死堪嗟歎。
       你有錦心繡口,為蒼生,為蒼生仗義執言。
       天下人不能讓你死,奈何天偏把人作難。
       他們要殺就殺我,唉……彼蒼呵,你胡不從人願?
關漢卿:(唱)多謝你好心相憐憫,爭正義寧死而不變。
       我漢卿,玉可碎,不可改其白,竹可焚,不可毀其節。
       只是四姐你青春年少,與我同死情可傷。
珠簾秀:(唱)你莫為我而傷愁,竇娥使我忘艱苦。
       我修不得與君生一起,與君生一起,就讓我與君死同路。
       雖然瀝血在須臾,同把丹心照千古。
關漢卿:(白)四姐,你我風塵知己。
珠簾秀:(白)與君生死同心。
關漢卿:(白)四姐,昨晚我寫有新詞一闕,恰好為俺今宵寫照,你看。
珠簾秀:(白)調寄蝶雙飛,獄中寄懷。
    (唱)將碧血,寫忠魂,作厲鬼,除逆賊!
       這血兒呵,化作黃河揚子浪千疊,長與英雄共魂魄。
       強似寫佳人繡戶描花葉,學士錦袍趨殿闕,浪子朱窗弄花月。
       雖留得綺詞麗語滿江湖,怎及得傲幹奇枝鬥霜雪?
    (白)念我漢卿呵,
    (唱)讀詩書,破萬冊,寫雜劇,過半百。
       這些年,這些年風雲改變山河色,珠簾卷處人愁絕。
       只為,只為了一曲竇娥冤,俺與她雙瀝萇弘血,萇弘血。
       差勝那,孤月自圓缺,孤燈自明滅。
       坐時節共對半窗雲,行時節相應一身鐵。
       各有這氣比長虹壯,哪有那淚似寒波咽?
       提甚麼黃泉無店宿忠魂,爭說道青山有幸埋芳潔。
       我與你,發不同青心同熱,生不同床死同穴。
       待來年遍地杜鵑花,看,看風前漢卿四姐雙飛蝶。
       相永好,不言別!
    (白)對,我們生死不言別!
關漢卿:(白)千秋共此心。
獄 吏:(白)簾秀,談敘已久,你該回女牢去吧。
珠簾秀:(白)漢卿!
關漢卿:(白)四姐!

TOP

4.送別(原劇第八場)

解 差:(白)關漢卿快走!
關漢卿:(唱)被迫離了大都城,蘆溝橋下春水生。
       此去天涯心未死,何處不關情。
       望江南又添半壁,添半壁山河恨,令人惱又憎。
王、楊:(白)漢卿,你受苦了。
關漢卿:(白)多謝老朋友們到來相送,
       真想不到還能活著出來,與諸位再見一面。
王、楊:(白)漢卿。
    (唱)目擊時艱,恨添霜鬢。
       只怕老友凋零盡,你孤雁南飛,願自珍重呵……漢卿。
關漢卿:(白)請顯之兄、和卿兄也要珍重。
王和卿:(白)啊,那邊珠簾秀來了。
珠簾秀:(白)啊,諸位先生已先來了。
關漢卿:(白)賽簾秀!
賽簾秀:(白)關大爺!
關漢卿:(白)四姐!
珠簾秀:(白)漢卿!
    (唱)獄中猶得談心曲,今朝一別會何期。
       頃刻間勞燕分飛去,再相逢除非在夢裏。
       天南地北君去也,莫教故人長相思。
關漢卿:(白)四姐。
    (唱)你休忘記莫傷悲,我與你形骸雖隔神不離。
珠簾秀:(唱)怎奈蘆溝橋頭長亭柳,待不言別也依依。
       恨我身未能脫籍,好隨君飛向江南地。
賽簾秀:(白)關大爺,賽簾秀送你狼毫一支,願你本兒多寫,信兒多寄。
關漢卿:(白)啊,小二姐,你……
賽簾秀:(白)我……師傅她敢演我敢唱,喜見奸官惡下場。
關漢卿:(白)只累你兩眼失明,教我此心何安?
賽簾秀:(白)唉,關大爺。
    (唱)我眼睛雖瞎心兒亮,人受摧殘志越堅。
       關大爺你莫為我難過,賽簾秀何曾心傷?
       今日臨行無可贈,狼毫一支表衷腸。
       願你好戲多寫,替萬民仗義執言。
關漢卿:(唱)小二姐你贈筆語重心長,使漢卿硬骨更堅強。
       只要我三寸咽喉未斷,決不負一支利筆如槍,一支利筆如槍。
賽簾秀:(唱)關大爺,你真好漢。
關漢卿:(唱)小二姐,你真勇敢。
王和卿:(白)好呀!師徒真是英雄本色
楊顯之:(白)四姐堪稱女中丈夫。
珠、賽:(白)多謝爺們誨勉,阮師徒感激不盡了。
王和卿:(白)四姐,漢卿此去離鄉背井,沒人照顧,
       你有如此氣慨,與漢卿正是一對,何不同去呢?
珠簾秀:(白)這……
王和卿:(白)四姐,你如今不是釋放了麼?
珠簾秀:(白)我……是交行院嚴加看管。
關漢卿:(白)嚴加看管?
珠簾秀:(白)唉,漢卿
    (唱)這嚴加看管于我又何奇。
       我自隸籍行院之日,早就身不由己。
       他們雖然管住我,難管我心似馬馳
       古有精衛能化鳥,我氣未絕心未死。
    (白)漢卿,昨日我寫信給伯顏老太君。
關漢卿:(白)你寫信給她何事?
珠簾秀:(白)唉!
    (唱)為求脫籍低了志氣,此舉也是不得不已。
       想漢卿必能諒我,諒我一片心癡。
關漢卿:(白)我也知你苦衷,只恐此路不通。
珠簾秀:(白)人到山窮水盡之時,總有個絕處逢生之望。
關漢卿:(白)這……
王和卿:(白)我們先與漢卿餞別吧。漢卿。
    (唱)蘆溝折柳確是黯然魂消,但此去杭州勝景湖山嬌。
       感慨山河添詞興,祝你體筆兩健慰寂寥。
關漢卿:(白)多謝和卿兄。
賽簾秀:(白)關大爺。
    (唱)我雖被挖去眼珠,依然能唱又能舞。
       那怕是狂風暴雨,死也要戰那個消雲散霧。
       哎關大爺噲,不管你今後何處去,我千言萬語只一句,
       千萬莫離開有口難言的眾百姓,
       千萬莫離開我們含冤負屈的女子。
關漢卿:(白)我一定不會離開你們,願你保重。
王和卿:(白)四姐,你?
珠簾秀:(白)滿懷愁緒言難盡,一曲琵琶送君行。
    (唱)咫尺的天南地北,霎時間月缺花飛。
       手執著餞行杯,眼擱著別離淚。
       剛道得聲保重將息,痛煞煞教人捨不得。
       好去者,望前程萬里。
關漢卿:(白)唉,四姐!
    (唱)你一曲未終心已碎,好不教人憔悴。
       我沒忘記你在獄中所念雙飛蝶,切莫傷心掉離淚。
珠簾秀:(白)啊!
    (唱)莫自傷心掉離淚,生不言別死相隨。
       我要似蝶兒到你身邊去,杜鵑花前繞君飛。
關漢卿:(白)身去天涯遠。
珠簾秀:(白)此恨總綿綿!
解 差:(白)咍!欽限不能久留,關漢卿立即出境。
珠簾秀:(白)且慢,我要等伯顏老夫人的回信。
解 差:(白)哈哈,伯顏老夫人慈駕已回上都去了,你還要什麼回信?
珠簾秀:(白)這,這如何是好?
周福祥:(白)催馬!
       咍!關解元,朱大姐。
關、珠:(白)在。
周福祥:(白)奉和禮霍森丞相鈞諭,關漢卿一代作者,敢與權奸相抗,
       雖依敕令逐出大都,仍認為大都文藝巴托。
       朱簾秀藝行卓越,許其脫去樂籍,隨關漢卿出境南下,
       沿途關津,毋得阻留。
珠簾珠:(白)謝丞相!
賽簾秀:(白)大爺、師傅,祝你們一路平安。
王、楊:(白)漢卿、四姐,祝你們一路平安。
王楊賽:(唱)怨什麼天南地北,愁什麼月缺花飛。
       收拾起餞行杯,拭幹了別離淚。
       祝你們同心並翅,飛向那江南風景媚,願休忘有閻閭憔悴。

TOP

碧血 写忠烈

田汉剧作《关汉卿》

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
北风心迹  http://ftp.davidandfamily.com/GB/080-introGB.htm
戏曲天地    曲艺欣赏
http://ftp.davidandfamily.com/GB/206-xq16quanhanqingGB.htm
欲将心事付瑶琴
知音少
弦断有谁听

TOP

谢谢李四兄和北风大哥!

听李秀芸的唱念,总觉得有书卷气。
欢迎光临我的博客“清笛一声 岁月无痕”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izi0755

TOP

补充一点信息:

吴介孝饰关汉卿
李秀芸饰朱廉秀
马静音饰赛廉秀
佘锦兴饰关忠
陈凤阳饰叶和浦

广东潮剧院三团
1962年中国唱片公司录音

第二段,黑胶所附资料写为“写剧”。
欢迎光临我的博客“清笛一声 岁月无痕”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izi0755

TOP

有关此剧作曲,我手上资料写的是“杨广泉 黄秋葵 ”。

但我很怀疑资料的真实性,没有杨、黄两位一贯风格。

这出戏的唱段,我觉得好的很少,行腔比较单一,一字一音符,(套用西洋歌剧说法,几乎都是“宣叙调”,没“咏叹调”)。抒情性欠佳。

曲子风格,倒像陈美松先生的。(没有说“美松曲”不好的意思,只是觉得相似。)
欢迎光临我的博客“清笛一声 岁月无痕”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dizi0755

TOP

谢谢笛子提供的资料。老刘叔说关汉卿里面有林炳利,这样看来,不是杨显之便是周福祥。
这出戏是1963年移植的,作曲不大可能有广泉师,根据三老晚会的资料介绍,作曲应该只是秋葵先生。
这个戏作曲不太好作,本身是由话剧移植,再加上里面一些唱段是直接从关汉卿的窦娥冤中拿来,如滚绣球“有日月山河悬,有山河今古鉴”一段干脆就用念的。另外“梁州第七”(哪一个似卓氏般当垆涤器)也是关原剧的唱词。另外最后一场的“沉醉东风”(咫尺的天南地北,霎时间月缺花飞)是关汉卿作的小令,这些唱段的用韵跟潮剧有很大不同,很考作曲者的功力。第七场的“蝶双飞”一段,是田汉的自度曲,整段全用入声韵,曲子能作成这样,实在难能可贵。

TOP

老哈以前的贴子里说到关剧里面有杨财顺,不知道是不是演王和卿,听声音也似讨亲里面的良仔。

TOP

 11 12
发新话题